愛君如我(一)(1/2)

好书推荐:

爱君如我(一)作者:hersexismysex「丫头」是我对爱妻苗苗的呢称,也是我们青梅竹马的经历写照:叫苗苗「丫头」的人只有她的父母,还有我的家人。

现在很多男生喜欢童颜巨乳,丫头xiōng不大,现在结婚6年了,她的新同事还会误以为她是新毕业的大学生。

再加上一头青春靓丽的马尾巴,用长相清纯来形容她非常到位。

丫头不仅长得一脸小清新,身材也非常匀称,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腰身依然纤细,修长的双腿并拢时没有明显缝隙,回头率之高,不压于18、9岁的小姑娘。

结婚六年,只同床6次,丫头还是我的最爱。

马上进入人们常说的七年之痒了,而我却是妻子的铁粉。

我的世界只有一个信仰,就是我的爱人。

我和丫头是中学同学,初中时是同班,高中她文我理,双双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结婚生子。

我们两家渊源很深。

首先都是一个大家族的,算是不出五服的亲戚。

丫头父亲排行老四,和父亲是一个太爷爷,在父亲那一辈中,他论年龄算是老三,父亲是老大。

其次,丫头的母亲早逝。

我母亲和她父亲都在当地文化局工作。

在我上高二时,她父亲得了一种罕见的巨型血胞白血病,我父母伴着他家遍寻良医,最后配型的60万,全是我父亲出的钱。

手术后他又活了两年多,最终撒手人环。

丫头成了孤儿。

父亲早年是公务员,一度当上县委秘书长,后来辞去公职去做建筑的时候,家族袈多人是非常不解的。

做包工头在80年代末是一件非常卑微、充满铜臭味的工作,90年代以后房地产大发展,他因为和当地政府有良好的关系,从建房子开始做房地产投资,在生意最忙的时候,一年到头见不着家人。

母亲因此与丫头的父亲有了私情。

父亲从容忍变为享受,并慢慢在家人中公开了这个事实。

但出于一些顾虑,还是给母亲和丫头的父亲出资购买了一套爱巢。

有时他也过去和妻子与妻子的情人同住。

有一次酒醉后回来,他一脸兴奋地拉着我的手,告诉我:「妳三叔把妳妈cào出了niào!」我以前深以为耻,但那次听了却莫名兴奋,趁爸爸喝醉了,扎着胆子问他:「妳把我妈让给三叔了?妳不吃醋?」晕晕乎乎的父亲,躺在床上哈哈大笑:「以后妳会明白的,戴绿帽子的快乐,比做爱要大多了!」丫头小的时候喊我妈妈「大姨」。

后来改口叫妈妈,有时忘记了还会叫妈「大姨」。

在她眼前,我妈妈就是她亲妈妈。

我上高一以后,学习压力很大,英语成绩一直没超过80分,母亲很着急,天天看着我学习,有时她也会让我三叔,丫头的父亲过来帮我。

他虽然英语没什閞偞,但人很聪明,在我们当地是个人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