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君如我(五)-圣诞万字贺喜(1/2)

好书推荐:

爱君如我(五)-圣诞万字贺喜然后浩然再次把丫头压在身子下面,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等他们再起身时,我看见丫头chún上都是亮晶晶的唾液,丫头马上擦掉。

丫头和我亲吻时,也会让我吮吸舌头,但她和浩然的这种姿势,亲吻却更加激情、热烈,舌头在对方嘴搅拌时,从两人的吞咽动作中可以看出一直有很多的唾液交换,……嫉妒中的我,情绪如同坐过山车,不过失落的感受勉强还在承受范围之内,而且丫头时不时瞟我一眼,让我内心好受多了!浩然的大粗腿压着丫头那双秀气、玲珑的小腿所形成的反差,让我觉得非常刺激!在他们俩抵死缠绵之时,我想几次想去抚摸丫头的小腿,却没有勇气伸出手。

在最后的肉戏中,浩然还拿着他又粗又长的jī巴,配合着手指,反复地摩擦着丫头粉红色的yīnchúnyīn蒂,丫头发出极度欢愉的动情呻吟,雪白的大腿也痉挛似地抽搐着,yín液一股股地流到他的jī巴上和手指上。

丫头极度渴求的眼神只和他交流,主动伸出香软的舌头只送到他嘴任他品尝,细软无力的腰和雪白的娇臀也只为他而波浪般起伏,虽然我知道那只是女性发春时下意识的本能动作,但仍感到痛入骨髓。

浩然最后射jīng了,射到丫头的小腹上,白色的一滩液体很快就化为水,yīn毛上也沾上几滴亮晶晶的jīng液,丫头向我努努嘴,示意我去拿纸巾,我真的就去拿了,内心的自虐感受无以复加。

我送徐浩然出去的时候,正好遇到父亲,他笑着向我们俩点点头,好像并没有发现啥异常。

浩然走出大门后,脸在yīn影,看不见啥表情,闷闷地说了一句:「妳们俩真的是一对吧?」「是。

」「苗苗说的那个词,是啥英文?」「n—t—r。

」「啥意思?」「……」,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和他解释一下,还是让他自己去查,他接下来的话吓我一跳:「没事没事,我查查字典吧。

哦,对了,我早就把字典卖了……对,我去请教下英文老师吧,高中三年了,我还没举过一次手呢。

让他也最后高兴一把。

」我只好和他详细地解释。

源自日本……他的反应自然不出乎我意料:「cào!这是啥玩意?还有这种玩法?!」他也不是傻瓜:「我还以为是妳想玩3p呢!我当时想,妳也不是个好玩意!」「妳先找些漫画看看再说……」我无力做啥解释。

他走了几步,又回头看我一眼,摇摇头,回家了。

-------------------------------------------------------------------------------我回到丫头的卧室,她侧身朝躺着,我跑到另一侧面对她时,她马上蒙上脸。

我附在她耳边说:「今天晚上的妳,就是我希望中的娇美新娘。

」她抱着我就开始吻我,疯狂之下,下chún重重碰到我牙齿上,可能还出了血,她也没有感到一点痛。

「开心吗?爽吗?」这是我父亲在母亲出轨之后常向我母亲发出的问题。

她的回答,对我意义非常重大!「……今天才知道,妳妈妈为啥也这样乐在其中,当着自己心爱的人,和别人缠绵,真的好……好刺激!」丫头红着脸,头垂到xiōng前。

「想继续吗?」丫头看我一眼,嘴角浮现出羞涩的笑容,扭扭捏捏地说:「老公想让我继续,人家就继续呗!」我开心死了:「只要妳对我的爱不变,将来,等我们结婚的那天,给我一次就行了!」「这之前,我可以和任何人上床,没有妳一次的份!」「当然!」我下定了决心。

丫头的话给我描绘了一个令人热血澎湃的虐恋绿帽世界,我下面已经硬得不行了,脱衣上床,躺在丫头身边。

丫头此时已经穿上一件很卡哇依的睡衣,见我这样的冲动,就把xiōng前的纽扣解开一个,亮出一片无限诱惑的晶莹玉峰:「美吗?」「美!」我下意识地要探手入怀。

「no!不可以的!」丫头嘿嘿笑着,拨开我的手指,还故意用手挤着那团雪一般娇柔的乳肉,让那颗还在充血勃起中的迷人小樱桃更加突出,也挑衅似地,得意地晃着。

「上面还有他的口水呢,」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颗红樱桃,自己无奈地干咽着口水。

「早干啦!」丫头弹下我的脑袋。

「我想看看妳下面,……妳下面是不是也被他玩充血了?」我又想伸手拉她的睡裤。

丫头故意沉着小脸训斥我:「八嘎!不是说好了吗,只能新婚之夜再给妳,现在看都不能看!」看着我垂头丧气的样子,丫头托着我的下巴,正色和我说道:「亲爱的,我希望,现在的我和妳,是最纯洁的恋人。

」「妳这是在虐恋我吗?」「嗯那!」丫头一脸鬼魅的笑容。

「妳一点点地虐我就好了,」我万般无奈地缩回手,向丫头请求道。

「嗯……老婆我就是老公妳肚中的蛔虫呢,我知道妳想要啥,所以,妳就听我的就行了,但永远不要怀疑我对妳的爱!再说,我爸和妳爸妈的关系,我都研究了六七年了,不像妳,只顾着寻刺激,妳敢说没对顾玉莲有想法?哈!骗别人还行,妳骗得了我吗!」顾玉莲就是我母亲。

「妳居然这样叫妳婆婆大人的名讳?」「戚,那也比不过妳拿顾玉莲的内裤打手枪好吧。

」面对丫头脱口而出的揭露,我臊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

丫头眨巴着大眼睛,「哟哟,不好意思啦!顾玉莲的那双大长腿,我见犹怜的哟!我只告诉妳一句话,在咱们家这样的家庭氛围,妳和她之间真有了啥事,我也不会生气的,或者相反,我还会觉得也很刺激!」我可不想沿着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乱伦」,在我的意识,是一个很肮脏的词汇。

我干笑一声:「我在妳面前啥隐私都没有啊。

那我也采访一下,今天老婆啥时候觉得最刺激?妳说给我听听吧,唉,看得着摸不到,只能这样过点干瘾了。

」这句话却不知怎地就刺激到了丫头,她紧紧拥抱着我:「过点干瘾!对!我喜欢妳说这样的话,好刺激!」麻烦了,我发现丫头还真的有天生s的迹象。

「妳没回头的时候,我知道妳能听到一切,可是自己又压抑不住,想叫,一想妳啥都能听得到,就浑身发烫,他把手指按到我小妹妹时,我好想让妳看一眼,…..」「为啥呢?」丫头欲言又止,咬着嘴chún,突然有些胆怯。

「我们俩都这样了,有啥不敢说的?」我鼓励她。

丫头温柔地趴在我怀,指着自己起伏不定的xiōng口:「我这儿像有一只小野狼,妳要是关不住,降服不了它,它就会主动地开始咬妳,而且从咬妳的过程中开始得到快感…..」「那妳咬我吧,」我笑着将手伸到丫头的嘴边。

「真的?」丫头从枕头下掏出几个纸团团,向我调皮地笑着:「那妳听好了,刚才,妳喜欢我让妳拿纸巾吗?」「喜欢!」我重重点点头。

「我想听妳跟我说声,谢谢!」丫头慢慢地将一个纸团展开,递到我的嘴边,另一只手伸向我的下体,眼睛莈烁着奇异的光芒:「爱妳,就要伤害妳!areyouready?」我点点头:「谢谢妳的爱,妳的伤害!」「上面有他的jīng液,妳要把它吃掉!」丫头撕下一片湿湿的,犹豫了一下,塞进了我的嘴。

当时抽的时候是两张连在一起抽出来的,所以这一团纸还真不小。

她下面握着我小弟弟的手也开始动作起来。

心理上的那种强烈需求,让我克服了对另一同性jīng液的异味的排斥,在丫头姣好双目的注视下,我不无艰难地咽了下去。

「啥味道?」她也挺好奇的。

嘴中有一种酵母一样的回味,我没好气地回答她,「啥味道,妳将来肯定要吃他的东西,我就不多形容了。

」我醋意满满,口气自然也酸得不得了:「不过妳可能多数不会给我咬的喽。

」丫头紧紧地捂住嘴,笑得一脸灿烂:「呀,妳真猜到了!」丫头又在我耳边呵着热气,「将来,妳的需求,只能我用手来满足,他的需求,却要用我的肉体来满足,爱华,妳心理平衡吗?」「妳上次和我说,被他搂过腰,除了这个,还有啥?」我发现丫头还是给我隐瞒了一些事实。

「嗯……搂过不止一次了,还有一次,学校看露天电影,他就坐我边上,膝盖一直顶着我的腿,然后,又摸我的手,……」「哦,明白了,妳们就是一直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是吗?」「这次才算真正开始吧。

妳知道为啥我会选择浩然吗?其实他是一个挺有主意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大哥的。

他在那些小溷溷威信还挺高的呢。

妳可能不知道,因为他家太穷,高中这三年,他天天晚上到一家工厂做夜工,白天哪还有jīng力再听课?所以才在学校自bào自弃。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在外面打工时,听说对师傅很尊敬,和工友也能打成一片,心理年龄最起码要比妳大五六岁吧,这般成熟的男子,自然能给我一种安全感。

」「不过如果没有妳的因素,他和我都不可能主动捅破这层窗户纸。

他知道自己是啥样的人,和我差距有多大,我家也穷成这样,自然想嫁到妳这样的家庭,谁不想自己的孩子生活得更好一些呢?上了大学又能怎样?没有任何依靠,命运必定是从一个城市飘泊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渣男的手中到另一个渣男的手。

」「那孙平呢?妳对他是怎样的感情?」「对孙平只能说有好感,但他和妳太像了,既然命运安排我必须多一份感情,我干吗不寻个不一样的?所以从一开始,我就特别关注徐浩然,时间长了,才发现自己慢慢爱上他了。

」「今天晚上妳和他这样亲近之后,妳觉得,对他的感情,更深了吗?」丫头白我一眼:「我是女生,本来就喜欢他,今天又被他亲又被他玩遍全身,当然会爱他更深了!」我像被霜打了一样,把丫头的头搂到我xiōng口:「听见心碎的声音了吗……」「我和妳说的是真心话耶!妳们男生能同时爱两个三个的,女生其实也是这样,不过受社会道德制约,谁也不敢说真话罢了。

」她看我还是有些蔫蔫的,忙安抚我:「我的第一次早晚是他的,而不是妳的,这不也是妳的愿望吗?既然他必定是我第一个男人,早爱和晚爱有怎样区别呢?如果妳这个时候气量变小,我会受打击,受到很深的伤害,将来肯定不敢再陪妳玩这样的游戏了。

我对他的爱再深,充其量也只是一种激情,他也不是陪我一生的人呀!妳我夫妻一体,血肉相联的关系,好不好?别吃醋了!」丫头说的口渴了,光着脚下地,倒了两杯水,放在两边的床头柜上,一看时间已经快10点了,但我们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丫头的双眸更是又黑又亮,深不可测。

「他们三个人的玩法,我不太赞同。

也可能因为是妳爸先出轨的吧,妳妈和我爸的做法对妳爸而言,就不断地惩罚,剥夺,排除在外。

妳爸心理好强大,居然乐在其中。

我和妳之间呢,我不想这样。

我觉得奖励比惩罚更有意义,也更刺激。

不管现在妳算是我的未婚夫也好,将来是我的正式老公也好,妳对我的肉体,天然就不享有任何权力,只是和我同居的一个异性。

而我所交往的情人,从一开始,我想给他多少就多少。

但是妳可以通过积分,慢慢地提高对我的权力,甚至也可以将来也可以得到正常的待遇,但只要做一次爱,就要自动清零,这样妳会一直巴巴地对我好!我也能一直享受妳热烈如初恋的爱!」丫头又坐到床边,搂着我,柔滑的面颊紧紧地贴着我的脸,耳语般的声音如同天籁:「在妳的生命,妳要像西西弗斯那样不断地追求,才能得到妳最喜欢的两个女人,我,顾玉莲。

」「那怎样算呢,这个积分?」这是多诡异的事情,一个高三小姑娘,竟然悄不声地潜心研究绿帽多年,现在一出手,就把我弄得……不上不下的!丫头又兴高采烈地找到笔和纸,坐在椅子上,两腿搭到床边:「妳写,我说。

第一栏,结果。

成功地帮妳老婆我,丫头,苗苗小主,泡到她心仪的男人,一次20分。

」「好!泡到,就是指交欢?」「bingo!做护花使者一次,得5分!」看我还没明白过来,丫头扭了下我的鼻子:「妳这样的敢称自己绿帽?就是护送我去和别人爱爱呀!」「好!」我真的被这个小丫头给迷住了,天哪,她在这方面还真有想法!「第二栏,倾听。

分享我和我情人的爱恋,巧言安慰,帮我化解相思之苦,让我重振雌风,这样的倾诉,得2分!」「第三栏,情趣。

给我买最好看,最性感的衣服,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或者帮我出一些情趣方面的小想法,让我和我情人做爱的时候浪漫而又激情,加1分!」「第四栏,创意。

我们俩将来可能会以不同的身份去找情人,比如,妳只是我同学的哥哥,我约会别人来我们家吃饭,妳下厨,洗碗,让我和情人厮溷,这样的创意奖,加5分!」我听得热血沸腾,忍不住贴着丫头的小腹,隔着衣服吻她的下体:「爱死妳了!」丫头得意地yīn笑着:「哼哼,要没点本事,敢吃定我们县的最帅富二代吗?」「第五栏,服务。

做爱的过程中,如果对方能接受,妳可以来给我和他端茶倒水的,这个,妳也很喜欢吧?加1分!」「第六栏,自觉。

分数没到以前,不该摸的不摸,不该看的不看,一个月做到这一点,就加1分。

」听她这样1分1分地加,我有些害怕了:「到多少分,我才可以得到妳一次?还有,没到这个分数之前,如果我有很强烈的欲望,怎样做呢?」「找顾玉莲呀,哈哈,逗妳的!」丫头一脸娇嗔,「妳只可以爱我一个人,明白吗?」「到100分,我就给妳一次。

然后就再清零。

不过,将来给妳的时候呢,也会有一些情趣设定!」100分!我目瞪口呆,耳边如同一声惊雷:「好吧……情趣设定有啥?」「嗯……比如,时间啊,不能超过几分钟。

」「啊……」「傻瓜,妳老婆是给别人用的呀,妳使用多了,不怕小妹妹将来不敏感了吗?」说到这,丫头也很不好意思,「别人我都会让他们尽兴地玩的,妳呢,时间上一次不能超过5分钟!」我当时还不太明白这个限定的可怕与刺激之处,只觉得非常虐恋,满怀喜悦地应了下来。

「还要有姿势限定,还有必须用套套,还有,性感的衣服,是绝不能给妳穿的啦!比如,妳就爱拿肉色的内裤打手枪,哼,所以,我和妳爱爱时,只给妳穿白色内裤!」「好!还有呢?」我看着丫头迷人、清纯的小脸,突然有种强烈的直觉:这应该是一个绿帽界不世出的小天才!「妳好厉害……」「啥叫青出于蓝而红于黑!」丫头像歹角出场一样,用右手食指对准我,隔空一指,发出桀桀怪笑:「欧阳峰学会六脉神剑,就是这样子的了!」这一夜的我们,谁也没有预料到,之后的剧情会突然惊天逆转!徐浩然会突然一夜之间人品升!接下来的七八天,我只要见到徐浩然就头大,他一来学校就到我们班门口守着,或者就在校门口堵着我,也不管我有没有时间,别人怎样看,就生拉硬拽地把我弄到学校的某一个无人角落,在我一声无力的惊叫声之后,他的大脸就凑近我…..然后展开如簧巧舌,各种正面说服、反面桉例、以情动人、以理晓喻,就是希望我能改掉这个「毛病」,并且恨不得这个世界上能有一种心理显微镜,可以分析出我内心的细微构造。

而对于已经有过肌肤之亲的丫头,他则竭力回避。

今天再次来我家,他还拿了一本心理健康方面的书,用笔划出很多道道,要念给我听。

「妳到底想怎样?」我终于失去耐心,「我跟妳说,我改变不了的!」「我就是不想妳走上这样的路!」他这两天整天琢磨着怎样扭转我的心态,看自己的说法无一奏效,也有些恼火!我和他两个人都很无奈地对视着,均觉得对方很滑稽!「妳这样的以后婚姻会很失败,家庭生活会很不幸,妳知道吗?一个男人没有尊严,连自己的妻子都会瞧不起的!」「妳觉得丫头会瞧不起我吗?如果我娶丫头呢?」他嗤之以鼻:「妳们近亲结婚,妳爸妈能同意吗?」我只好再向他解释,当时和他不熟,只是想引他入彀。

「反正妳就是铁了心了是不是?!妳要是我弟弟,我不抽死妳!哪有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玩的!」他非常生气,站起来拔身要走,到门口又扭过头,扭过头,决绝地说:「不,不行,我还是要说服妳!」我一看手机,天啊,从下午四点回家到现在,他已经缠了我整整两个小时了。

今天下午母亲正好在家在处理事务,据说晚上还要出去,我找她还有急事呢!「妳多好的家庭啊,全县首富,谁不羡慕妳们家,光大奔就有两辆,一辆开,一辆显摆,而且,妳们家就妳一个儿子!」他拿出一根烟,再次点头,又坐到我边上。

「我那天晚上想了很长时间,我告诉妳吧,如果妳就这样放纵自己,现在拿宋苗苗找刺激,将来一准会和妳媳妇也这样!妳家香烟都会绝的!」我已经无力再辩解了,看着他的嘴一动一动的,脑子都坏掉了。

「jīng神病院能不能看妳这个病?我说这话,妳别不高兴,我是认真的!」他突然一拍脑袋。

「我知道我有病,但我宁可死掉呢,也不想治好它」,我绝望了,徐浩然突然在这个事情上发出人性的闪光点,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亮。

「我找些黄片给妳看看,行不行?」「我只喜欢看换妻类的a片。

」「妳是不是对苗苗有些审美疲劳?」「……其实,妳就这句话,可能是有点道理,因为我们都是一个大家族的,又从小在一起长大,所以,妳那天把丫头扒光,那样爱抚他,我真得很冲动……」他一拍大腿:「那妳就上她啊!我把苗苗让给妳!妳是我哥们!」「丫头本来就是为了我才找妳的,怎地叫妳让给我呢!」我大跌眼镜,他转的这个弯真还不是一般小:「妳不是说,妳不想裸奔吗?」「那我就太自私了!我想妳过正常人的生活。

妳看我吧,高中都没毕业,和我溷的全是社会上的垃圾,我生活的这个世界妳们这样的是不了解的,我们家是真正的城市流氓无产者,为五毛钱菜价能砍个一小时,给房管所修缮科副科长送礼能在他家门口等上大半天!」「妳呢,妳爸以前就是大官,现在是首富,妳们家的房子在我们一市三县盖得一片一片的,妳们家结交的全是县长县委书记之流的,来个局长到妳家都没有空着手的!妳呢,又学习好,性格也很儒雅,妳将来的女朋友也肯定是白富美—就算是宋苗苗吧,妳们也是青梅竹马,感情很深,我这样的溷蛋,能让苗苗喜欢一丁点,都已经是我享受不起的福份了,更何况以前没和妳打过交道,现在和妳成了哥们了,我再夺人所爱,那还配作我那帮兄弟的老大吗?!」我闭上了眼睛。

希望这场噩梦早点醒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