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入yín】第二章(1/2)

好书推荐:

丝丝入yín之二那条黑影倏忽地窜动,速度快到令人难以想像的程度。

雅芳实在说不上来这黑影究竟像谁。

它的外型和国栋有些神似,它的动作又和城梁极为貌合。

在场的三名美女:淑芬、佩玲,和她自己都早被吓到花容失色了。

一眨眼的功夫,它已飘到淑芬的面前,淑芬虽然镇定,口中说出的话仍是不住地颤抖:「真没想到,你们居然会做出这种事……」那黑影朗声笑道:「让你们沉醉在我们的欲望中,这世界不就会变得一片和谐美好吗?」说时迟,那时快,黑影迅速掏出一根电击bàng,点击在淑芬的身上。

淑芬还来不及反应,只见她全身颤抖了几下,跟着两脚发直,白眼一翻,便软倒了下来。

那黑影飞身过来搀扶,将她缓缓放在沙发上。

佩玲和雅芳看到这一幕,当场吓到两脚发软,不知所措。

黑影一个溜烟,便飘到佩玲的后面,双臂一张,紧紧架住了她,使她动弹不得。

佩玲正想尖叫,只见黑影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条手帕,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口鼻。

那手帕中含有浓浓的麻醉剂,佩玲的手脚虽然没命似的挣扎着,不过一切都已太迟。

没多久的功夫,佩玲的身子也像先前淑芬的一般,渐渐地完全放松了。

黑影便又小心翼翼地将她也置放在另一张沙发上。

雅芳完全吓呆了。

她不只是两脚发软而已,全身更是僵直到根本使不上半点气力。

她费了毕生所有的jīng力,才终于能够转身拔腿。

不过她感到自己脚步沉重的地步,比一般录放影机的慢动作重播还要慢上好几倍。

「嘿嘿……还需要我出手吗?你刚刚喝的饮料中已经参有过量的催眠药剂,我根本不用出手制服,等着你的jīng力用尽就行了。

」她听到后面黑影正在冷笑,然而她没有勇气也没有时间回头,只是拼了老命地往前跑。

看她的模样,甚至不能说是跑步,只是很努力却又异常缓慢地跨大步而已。

果然,被黑影说中了,她才跨了没几步,双手便不听使唤地自然垂下,双脚更无法支撑自己体重似地松软弯曲,致使她整个人跌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雅芳还在挣扎,她用劲使出全身上下最后的一丝气力,奋力往门口爬去。

只是她的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背后黑影的冷笑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好像就要贴到她的耳边了。

在她无法确定是否已爬出门口求救,还是被黑影拉了回去之前,她失去了所有的知觉……………………雅芳甩甩头,坐在床上发呆。

这是她第二次做这同样恐怖而又奇怪的梦了。

从上回在淑芬姐家跟大家相聚后,转眼已经一个礼拜了。

这几天,她好像睡得极不安稳,几乎天天都有作梦。

虽然不是每个梦醒来后都会记得,然而既恐怖又奇怪的梦,总是特别印象深刻的。

雅芳怎幺也想不起来那天的party是怎幺结束的。

之后,她忙着刚投资的小本生意,这个梦多少提醒了她,应该跟淑芬姐或是佩玲连络一下。

然而雅芳努力了一阵,淑芬和佩玲家里的电话和手机都没人接听。

她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这两个人好像同时从地球上消失了似的。

最后,雅芳放弃了,决定自己单独逛街寻开心。

天下无巧不成书,她才逛了没两条街,就发现一栋高级商业大楼正在更换门口的招牌;原来那栋大厦的地下室新开张了一家酒店。

「咦?这不是国栋新开的酒店吗?」雅芳依稀记得淑芬告诉她酒店的名字,于是她便好奇地走了进去。

这家酒店占地面积不大,不过格局摆设都相当高级新cháo。

除了表演台、餐桌及吧台等酒店的制式规格外,雅芳同时注意到,后面还有一排为数不少的包厢。

酒店白天没有营业,有些地方看似还在加工补装潢,不过并没有工人在场的迹象。

雅芳隔着落地窗门张望了一会儿,便准备离去。

这时,刚好淑芬从后面走了出来,她看到雅芳又惊又喜,马上过来开门:「你怎幺也来了。

」一见面,雅芳就非常惊讶淑芬的改变。

她的肌肤,变得格外地光滑柔嫩,而她的秀发,变得异常地乌黑亮丽。

加上淑芬原本就丽质天生的容貌和身材,现在的她,看上去跟杂志或写真摄影用特殊效果处理过的美女照片没有两样。

不过更令雅芳惊讶的,是淑芬的穿着打扮。

雅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淑芬穿着的竟是一套空姐制服。

这套空姐制服,是由旗袍式的淡紫色束身小洋装和中山式白色半透明的短xiōng衣所组成,搭配肤色全透明又闪动着紫色纱影的丝袜,和一双合宜的高跟鞋。

让淑芬整体看来有在性感中不失典雅,妩媚中又透露着温柔的气质。

「啊,淑芬姐,你……」雅芳惊讶淑芬的转变,连打招呼都忘了。

「国栋鼓励我回去继续当空姐,我刚才才回去航空公司报到……」淑芬看似神情愉快,嫣然笑道:「反正我们短期内也没有要生小孩的打算。

」「可可是……」雅芳惊讶到连说话都有些口吃:「淑芬姐不是有一番想要开创事业的雄心壮志吗?」「这天下终究是男人的。

」淑芬摇头笑道:「况且,看到你当模特儿这幺成功,我才想到,丽质天生才是女人最厉害的武器。

」不但外表仪容变了,连举止谈吐,都充满了十足的女人味。

昔日那个阳刚盛气、巾帼不让须眉的淑芬学姊,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短短的一个星期内,究竟发生了什幺事?雅芳不禁纳闷着。

雅芳准备打开话匣子之前,照例先去一趟洗手间。

当她出来时,正巧碰到国栋来找淑芬。

雅芳立即发觉她们夫妻俩的互动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于是她暂不现身,静观其变。

「你看来真是美极了,就像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一模一样。

」国栋两眼发直地盯着自己的妻子猛看,他的视线最后停留在淑芬那双诱人的丝袜美腿上。

淑芬一听到国栋这样称赞自己,兴奋地在他面前直转圈圈:「怎幺样,你喜欢吗?」「何只是喜欢,简直是爱死了。

」国栋说话的时候,口水差点没流了出来:「这世上还有比每天都能看到老婆穿套装丝袜更幸福的事吗?」「你呀,就是嘴甜。

」淑芬听得心花怒放,一股脑地栽进了国栋的xiōng膛,小鸟依人的模样,完全不似以前雅芳所认识的那位大姐头。

雅芳觉得事有溪翘,淑芬整个人的改变,应该跟国栋很有关系。

她不想打草惊蛇;淑芬好像将她遗忘了,而国栋还不知道她在这里;于是她决定伺机而动,来个偷偷摸摸地不告而别。

就在雅芳寻思之际,国栋又开口了:「怎幺样?你现在的这身穿着打扮,是否带给你无比的当女人的乐趣呢?」「什幺乐趣……」一听国栋这样说,淑芬不自觉地用手抚摸着xiōng部,丝袜美腿,最后竟然快要攻到自己的下体。

「呵呵……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履行做妻子的义务。

」国栋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像在命令下属一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