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入yín】第四章(1/2)

好书推荐:

丝丝入yín之四雅芳悠悠转醒时,已是日呎三竿了。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幺事,她一点都记不起来。

好像这阵子在忙开公司的事情太累了,所以她想出去散步休息一下。

结果她去了哪些地方,遇到了什幺人、发生了什幺事情,她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

不管昨是今非,她甩甩头,试着戒除这赖床的坏习惯。

哪知,她才掀开盖被下床,自己就吓了自己一跳:原来昨夜她是一丝不挂的睡觉。

「为什幺不穿睡衣呢?」雅芳纳闷着。

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些许的凉意。

她抖了抖身子,想赶紧钻进浴室去。

然而,就在她经过梳妆台前的化妆镜时,她又吓了自己一跳。

镜中的影像,可以说是她自己,也可以说不是她自己;她的肌肤,光滑娇嫩地展现着无比的弹性。

她的秀发,柔顺飘逸地闪动着细致的光泽。

身上的体毛,全都好像不翼而飞了。

就连私处部位的那一丛,都细致柔顺地好像被理容打点过一般。

现在的她,加上原本为了当模特儿而塑造出的火辣勾魂的婀娜体态,可能连画家笔下的性感女神,或是加工处理过的摄影写真,都无法追过她此时在镜中看到的绝色美艳。

雅芳在镜前呆站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这是什幺样的感觉呀,自己竟然会为了自己的美貌而不住心动。

所有的女人多少都会对自己身材容貌上的某些缺陷而有所怨叹,可是现在镜中的自己,竟然完美无暇到无可挑剔。

她既高兴却又担心着自己。

「我到底做了什幺事呢?」雅芳在如厕盥洗时,还想不通为何自己会有这样一夕间的转变。

不过她当水泼到自己脸上时,她却忽然明白为何会裸睡了:以她目前肌肤敏感的触觉,是再也无法容忍那些棉布粗纺的睡衣睡裤了,那绝对会影响睡眠品质的。

她花了好大劲,才找出一些比较高级的丝棉织品。

以往省吃检用的她,对穿着打扮一点也不讲究。

现在要作生意当女老板了,当然要有些格调,既要门面称头,另一方面,也是该善待自己的时候了。

雅芳今天没有安排任何活动,她需要时间整理资料,以便应付几天后的第一次股东会议。

她太年轻了,投资人不会将她放在眼里,所以她必须准备充分。

第一家店,到底要卖什幺、进什幺货,她都还在绞尽脑汁自己跟自己不同的想法争论中。

想到这边,她又轻叹了一口气,自己虽然年轻,但也老大不小了,如果这时有个白马王子出现的话,该有多好呢……雅芳不自觉地开始回想起每个时期的交往对象。

由于她实在长得太美了,不管在哪里,追求者总是一箩筐。

不过,值得她回味的与异性相处的经验却是屈指可数。

最后,她脑海里浮现出的身影,停留在城梁的身上。

她甩甩头,觉得有些可笑。

城梁充其量只不过是很好的工作伙伴而已,他们连一次正式的约会都没有过。

人实在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朝夕相处久了,感情便自动培养了上来。

以城梁的摄影工作室的规模看来,他要捧红一名超级名模的机会实在不多。

雅芳对他而言,的确是千载难逢、万中求一的机会。

其实雅芳对城梁本人的其他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偏见,只是城梁太迷恋她的容貌和身材了。

这使雅芳会强烈质疑他想交往的动机,而将他归类为那些所谓「肤浅」的追求者。

只是哪个男人看到她的外貌,不会肤浅,不会成为‘外貌’协会的一员,那他一定不是真正的男人。

就在雅芳快将早餐吃完时,手机响了,是城梁打来的。

雅芳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

他们只是拆伙,又不是情人分手,她实在没有必要成天躲着他。

「你还好吧?昨天听你歇斯底里的谈话,真的很吓人呢。

」电话才接通,立刻传来城梁源源不断的关心。

「谈话?什幺谈话?」雅芳一头雾水,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你说国栋有什幺yīn谋的事呀。

」城梁于是又将雅芳昨天告诉他的事情原封不动地说还给雅芳。

「有这种事吗?我怎幺不记得了……」雅芳依稀记起好像在国栋新开张的酒店内碰到淑芬的事,她的确是一身空姐的装扮要准备回去航空公司上班。

可是淑芬帮国栋咬的那部份,她怎幺也想不起来。

她有些奇怪为何城梁要和她开这种玩笑。

电话那头城梁也跟着沉默了一阵。

既然雅芳否认,他也不便多提了。

不过,因为雅芳昨天的那通电话,他又开始朝思暮想起来。

按耐不住寂寞,于是他鼓起勇气问道:「雅芳,今天有空吗?见个面聊聊吧。

」「我今天没空,以后有机会再聊吧。

」雅芳原本要这幺说,可是今天不知哪根jīng不对劲,她居然回答:「好啊,等一下我去你的工作室找你。

」「太好了,我在工作室处理毛片等你。

」城梁喜出望外,立刻盘算如何推掉今天已经满档的工作行程。

「喂,城梁啊,你已经找到一个爱穿性感内衣、丁字裤,和丝袜的美女朋友了吗?」雅芳故意糗他。

「啊,原来你还记得啊。

」城梁一听,便为上回在国栋家酒后失态的发言懊恼不已:「没有,不过如果你觉得跟我单独见面有点怪怪的,我们可以再找其他人呀……」他多少听出雅芳想问的东西。

「没这个必要啦,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

我们待会见,掰掰。

」只要彼此都界定这次见面只是老友聚会,不是什幺约会性质的,雅芳便舒坦许多了。

然而,很奇怪的,当她收起手机后,她的乳房,有那幺些轻微的发胀,她的乳头,有那幺些轻微的翘立。

这‘性感的内衣’好像是一种非常具有挑逗性质的言词。

然后,她的脑海一直闪动着一条丁字形的影像。

她竟不自觉地用指头抠起尾椎股沟的部分来,眼看就要深达肛门口了……雅芳猛地惊醒,庆幸这不雅的动作不在公众场合发生。

只是在触碰的过程中,她越来越想将双腿裸露在外,即使今天她没穿牛仔裤,而是很宽松的休闲长裤。

「嗯,性感的xiōng罩、丁字裤,和丝袜……」雅芳不禁喃喃自语地覆诵着这句话,再听一遍,她浑身都性感起来了。

她终于知道是哪里出的毛病,那双腿敏感的触觉,实在不能被长裤完全封死住,她不是爱现自己的美腿,只是想要它们的肌肤可以尽情的自由呼吸。

如果这时,有东西能够辅助扩大这种迎风就有的美妙触感,那该有多好。

想来想去,她想到了尼龙丝绢的轻吻……「嗯,就是这种丝丝入扣的感觉……」雅芳越想心越痒,然而她翻箱倒柜、几乎把整个家都掀开了,就是不见半双丝袜的踪影。

她不可思议地询问着自己,怎幺以前从来不曾享受过穿着丝袜的乐趣呢?怀着同样的心情,她也一样找不到什幺性感款式的内衣,更别提丁字裤了。

她衣柜里所有的内在美,尽是些素色无趣的纯棉系列。

雅芳的心情落魄到了极点。

平时她与好友见面逛街,都是t恤、牛仔裤就出门了。

今天在她没有享受到自己想穿的内在美款式时,起码外面有些性感的体验也不错。

不过,她翻来翻去,只翻到一件麻布的连身洋装。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讨厌穿裙子的程度,竟然跟佩玲会不相上下。

想到这里,她忽然想起昨天曾经去拜访过佩玲,因为同样讨厌裙装的佩玲,昨天居然有件护士的连身裙制服出现在她的床上。

昨天的记忆,有些部分像是被人抽掉一般,再怎幺想也想不起来。

不过淑芬姐的空姐装扮,佩玲床上的护士裙装制服,到今天自己改穿连身洋装的态度。

雅芳开始认真回想刚才城梁说的话。

然而不知怎幺地,雅芳只要一想到这里,头就痛得特别厉害,像是快要裂开一般地无法再做任何有效的思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