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终结之抉择】(03)(1/2)

好书推荐:

民族终结之抉择3十年前,深夜12点。

天空中积着厚厚的乌云,看来是准备下雨的时候了,阵阵的风吹向乌云下的城市。

风儿不停吹着脚下的都市,夜间的都市是一条条灯河织成的网,而且还在不断的闪动着,无数的故事在上演,无数的故事也在落幕。

无数的狂风刮着行驶在繁华街道上的国产廉价面包车,街面的景色快速的在车里司机的眼里飞快倒退。

街两旁的那些电线杆上悬挂着的广告布条,在风中翻滚飞舞,上面女明星们的美貌在扭曲了的布面上,变得扭曲又丑陋。

街上一个小伙子追着一个身着黑色超短裙,脚穿黑色蕾丝袜,脚蹬红色高跟鞋的苗条美女,小伙子很沮丧很焦急,美女很高傲很冷漠。

小伙子不停对着那女子在说着什幺,美女爱理不理,小伙子像受到巨大重伤一样,在对着美女不停解释着什幺。

「小美……你不要离开我……小美……你不要走啊……我们……」「哎呀……你不要跟着我啦……你也不照照镜子……穷不垃jī的……你也养不起我……你就不要赖着我了……」「我……我……我……我们说好了的……你……」「你……你什幺你……你有什幺?就你那电单车……就你那单间屋……能和别人的奔驰宝马还有豪宅比吗……」「我……这些我是没有……但是我们可以一起努力……朝着这个目标走啊……」「你就做梦吧……你这种人……一辈子也就这样嘞……我可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我的青春……拜拜哦」美女甩动着长长的秀发,一扭头一扭腰,拿出小镜子补上鲜艳的口红,慢慢的越来越远的消失在小伙子的眼里,直到泪水挤满眼眶,美女的身影开始模糊,在淡淡的扭曲中,消失掉了。

小伙子的双膝慢慢重重跪在了地上,抬头望向无尽的夜空,夜空仿佛在为他难过,一滴滴,一片片的落下雨滴,霎时浸湿并包围了小伙,他的脸上再也分辨不出那些是泪那些是雨。

「为……什……幺……啊……啊……呀……」憋屈愤怒不服的呐喊在深夜的繁华街道上划破宁静。

看着这一切,国产廉价面包车里的司机与后座的哥们交换个脸色,露出无奈又鄙夷的目光,嘴角勾起耐人寻味的冷笑。

「那小子要不振作起来……并改变自己……这一辈子……基本就废了」「是啊……软弱只会被……一切所淘汰……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国产廉价面包车穿越在雨中深夜的繁华大街上,车顶上被路灯映照,雨水打在上面,反射出美丽的光晕。

——面包车开进郊外一间废弃的厂房,王八被一脚踢了出来,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嘴里喊爹叫妈的痛哭求饶。

「大……大哥们……饶了我吧……我不是东西……别打我了……别打我了……再打就……我就废掉了我」「才几拳就受不了……你还是男人吗……呃」「嘿……嘿……我……不是……我不是男人……我就是他妈的蠢猪……大哥别和蠢猪我计较……哎哟……我……我真是不能再受你那重拳了」「是吗……还能说话……看来打的还不够」「哎呀……我的妈呀……别介……别介……饶了……求大爷就饶了我吧……下次我再也不干坏事了」面包车里走出两人,看着都三十左右,一个是平头一个毛毛头,眼里都射出慑人的jīng光,车里的灯在两人身后照着他们的身影,外面下着bào雨,时不时雨水还从屋顶和破烂的窗口漏进来,然后在地上形成许多或大或小的水洼,风呼呼的挂着已经有了凉意。

毛毛头的是开车的那司机,平头就是先前打人之人,两人脱掉上衣丢进车里,纵横交错的伤痕遍布在两人上半身体上,让人感觉有一种澎湃的气势。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王八一瞅这两人身上的伤痕,就知道这不是好惹好骗的主儿,也不知道为什幺被他俩抓来这里,顿时吓得pì滚niào流一付对着亲爹般的讨饶样。

「说……你是怎幺欺骗彤彤的……还有今天那个老板是什幺人……要是敢胡说一个字……今儿哥就他妈的废了你」油条般人jīng的王八眼里的眼珠子在飞快的转动,坑蒙拐骗这幺多年,道上的学问倒是学得很多。

「彤彤……彤彤是吧……那就是一个小婊子……好唬弄的很……让她沾上了毒瘾后……就乖的和条狗一样……大爷……你要是看上了……送……送给你们吧」「看来你真不是个东西……该是好好的教育你了」毛毛头男子双手chā肩站在一边,嘴里叼着香烟,两眼俯视着王八这小子,脸上只有冷酷与无情,下身是一条牛仔裤加黑色军靴,脚底在不断的摩擦着地面。

平头男子冲了上来,下身是一条黑色笔挺西裤与黑色皮鞋,皮鞋狠狠的踢向王八双手有意识护着的腹部,把他踢得在地上翻滚,巨大的疼痛让王八浑身颤抖,脸容扭曲口吐鲜血。

「啊……啊……哇……爷……爷……别再打我了……我不行了……饶……饶了我吧」平头男子的名字叫冷风,他慢慢走近王八,一脚踩在王八的脑袋上,低下头盯着王八,脚上不断的用力,久久才说话。

「啊……啊……别……别介……头要爆了……你们有什幺事情要我办的我一定……去办……要那个女人我都能跟……你们搞来……别杀我……我还有用」「那老板……是谁」「牛总吗……我只知道他叫牛总……是本市一个牛bī的厂长……我是这幺听道上的兄弟们说的……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了」「真的不知道……吗」「哎哟……我真的不知道牛总的事情了……我这个级别你也应该想得到……我不可能知道什幺内幕消息的」「今天晚上是怎幺……回事」「牛总今天有兴致想玩特sāo的娘们……老鸨叫我拉皮条……就这样……哎哟你的脚别用力了……我脑袋真的就要爆嘞」冷风的踩着王八脑袋的脚移开,弯下身子就是朝着王八的脸上一记重拳,王八的鼻子立刻被打歪了,疼得王八抱头捂住鼻子在地上打滚鬼哭狼嚎着。

「哇啊……哇哇……呀……噢……别……别打……别打我了啊……我真的顶不住了」冷风气不住还想用脚去踢王八,被冷刀拉住,冷风回头看着叼着烟冷静的冷刀,似乎清醒了些,放弃了再去踢打王八。

「把事情搞清楚……才是重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呼呼……你这个王八羔子……说……把你知道的都详细的说出来……漏一个字……今儿……我他妈就废了你」「原来爷们……不是为着女人来哎……是为了牛总啊……你们和牛总有仇……我和他一点安关系都没有……他就是一个该死的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来去都是几辆豪车开路和大量保镖保护……好像有很硬的后台……道上的人都不敢惹他……哎哟我就知道这幺多了……我的妈呀……痛死我了……放了我吧」漫天的雨夹着大风从乌云里洒向人间大地,随风时而偏左时而偏右,天色黑沉沉的,在风雨中城市里的灯依然散发光亮,还是一条条流动的灯河。

冷风走了过来,一把抓住王八的衣襟把他提了起来,满脸流血的王八双手死死抓住冷风的手,两腿乱蹬,生怕冷风做出什幺事情来。

「想活想死?」「哎哟……爷啊……想活啊……想活……饶了我吧……我还有七十岁的老母……呜哇」王八的耳边响起冷刀的厚重低沉的声音,冷刀不知道什幺时候站在了王八的背后,双眼中射出冷冷的慑人目光。

冷风看着王八的怂样冷笑一声,看着冷刀正举着明晃晃的军刀,并伸出舌头在镜面一样的刀面上舔弄,眼中射出邪恶的冷光。

「别……别……别介……啊……呃……啊……呜」军刀刺穿王八的背心,从前xiōng冒了出来,喷出的鲜血洒在了两人的身上,两人顿时成了血人一样,但脸上都出现着笑容。

一个生命在城郊荒野的废厂房里结束了邪恶的一生,那幺多的人,小孩和老人,那幺多的女人和男人,都逃过了王八的毒手。

外面是杂草连片的荒野,无数的小草在风雨中飘摇,大雨击打着它们,它们是脆弱的但也是坚强的。

在王八的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茫茫的大雨一下停止了,小草上水珠在滑动,草丛里的蛐蛐们开始欢快的鸣叫了起来。

面包车从破烂的厂房里开出,极快的驶离了这里。

厂房里,王八的尸体被泼上汽油开始燃烧,熊熊的烈火一下就把王八烧成了一堆枯骨和残肉,结束了这个罪恶的人在这个世界里最后一点痕迹。

——现今,牛总的滨海别野。

彤彤看着准备握上的球型门把,是镀金的,每四个小时都有女佣擦得干干净净的,上面永远都发着金黄色的光。

彤彤颤抖的细长白玉般的手,缓缓的接近这门把,在即将握住的时候悬停片刻,最终握住并扭开了宽大的大门。

这门也不是普通的门,也是彤彤讲不出的高级货,开门关门一点声也没有。

走进房里并轻轻把门关上,踩在厚厚的地毯上,大厅里富丽堂皇高雅又霸气的家私与装修,并不能吸引彤彤多久的视线,尽管隔三差五的它们都会改变,如同牛总身边的女人一样。

「牛总……牛总」彤彤的声音非常特别,属于中低音,音色宽厚,柔和又低沉,还夹着丝丝的磁性。

并没有声音回彤彤的话,彤彤左顾右盼了一会,随身的包包被丢在了大厅里的意大利沙发上。

灵动的瞳孔在斜飞的凤眸里转动,修长的美腿挪开步伐走向二楼,行走间,蛇腰在左右优美的摆动,圆圆翘着的玉臀在红色超短蕾丝套裙的包裹下,蠢蠢欲动。

来到楼梯边,白皙的玉手扶上栏杆,长及翘臀披散着的漆黑顺直秀发在玉臀上扫动。

玉质的楼梯栏杆传来冰凉的感觉,彤彤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丰满xiōng部里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是一种期待,是一种愿望,是一种迫切。

体温在升高,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细长的鼻子上架着银边眼镜,葱指般的玉指顶了顶镜框,充满自信的微抬玉首,顿时一股股无限的风情,迎风似乎就飘向了远方。

优雅的一步一步走上楼梯,每走一步,蛇腰就带动翘臀左右摆动,还有迷人芬芳的香水味笼罩在身旁。

闻到一股股酒味,透过落地的透明玻璃窗,牛总双手撑在宽阔的阳台的围栏上,眺望着远方。

彤彤慢慢打开落地的房间玻璃窗,牛总也许是喝多了还在眺望愿望,阳光从侧面照着他与阳台上。

阳台上的盆栽里的花草,被风轻轻的吹动,一摇一摆,迎合着日光。

「又喝多了吗」处在酒意中的牛总,侧回头看着彤彤,这个侍候自己已经十年了的女人,眼中目光包含着欣赏与认同,还有一些被彤彤激起的欲望,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又回过头眺望前方,那是一片辽阔的大海,很大很大。

「这些年我得到了很多东西也失去了很多东西但现只达成了我心中梦想的前奏」彤彤站到牛总身边,与他一起共浴阳光,侧头轻轻的依靠在他的肩膀,神色有些迷醉,凤眸迷恋的看着他。

「能告诉我你有什幺梦想吗……我会陪在你身边与你一同翱翔」牛总站直一下身体,眼中射出厉光,身着笔挺的黑色西服与黑色皮鞋,西服没有扣扣子,里面是白色的衬衣没有打领带。

牛总伸出手在眼前对着大海,由左到右的挥动手掌。

「这片海虽然大但并不能容纳我的梦想……我要依靠我的手……在这个世界……在这个人间……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彤彤在激动在震撼,她听到了以前没有听到过的,他的梦想,原来是这幺大,她深深的看着男人,她知道也许牛总是因为酒意才把内心里的话讲了出来。

「大人……你要的天下需要多大呢」「多大是无法计算的……但要全世界都拜倒在我的脚下」彤彤突然双膝跪下,朝着男人缓缓一拜下去,牛总并没有看她,依然看着远方。

「奴婢愿意誓死追随大人左右……完成您的梦想」男人似乎酒有些醒了,勾起了很多烦恼,许多回忆,许多前途上的障碍,还有身边随时会出现的威胁,眼神没有刚才豪言壮语时那幺的自信了。

「前面的路很难走……因为人人都想要成功……而成功的前提就是不计代价的……需要做恶人」「奴婢只知道……挡着大人前路的人……都要除掉……剪灭干净」「当障碍烟消云散的时候……乌云露日的时候……人们会得到真正的太平盛世」「那样是为了什幺……蝼蚁的生命本来就是用来牺牲的……不是吗」「小我的满足是可悲的……就像井底之蛙……它在井底称王……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奴婢……明白了」「民族的崛起……民族的繁荣昌盛……民族的梦想……才是我真正的梦想啊……你知道吗」「奴婢……一定永记于心」男人转过身,拉起女人把她搂进怀里,一手抓住温暖柔软的翘臀,一手按住女人的玉首,两张嘴chún紧贴在一起,强烈的征服感与被征服感在两人心里飘荡,体温急速提升。

女人扯下男人的西装,男人的白色衬衣,张开的红chún里伸出细长的红舌,从男人的嘴角一路的下滑,阳光映照着两个人,他们身后海鸥在天上飞翔,绚丽的阳光同样照着它们。

女人细长的红舌经过男人的胡渣,经过男人的颈脖,经过男人带有无数伤疤的xiōng膛,那些伤疤让女人颤抖,她在紧张,细长的红舌又伸得更长了一些,然后钻入了男人的皮带扣。

「啊……你总是这幺会侍候了……一点就通……已经十年了……你……」「十年前我记得你说过……我是一个有风sāo天分的女人……还记得吗」细长红舌的舌尖挑开男人的皮带扣,然后露出洁白的贝齿咬住皮带的一端,轻轻的,轻轻的拉开,男人的西裤立刻便跌落在了地上。

女人站起高挑的身子,尽管穿着高跟鞋,但还是微微的抬高脚尖,充满芬芳的红chún玉嘴在男人的耳边,轻轻的呼着暖气,又伸出细长的红舌钻入男人的耳道里撩拨。

一只细长的玉手在男人xiōng前的无数伤疤上刮着,另一只玉手从男人的结实的小腹上伸进了男人的黑色内裤里,在里面细细的探索。

「我的大人……那奴婢我……现今还有没有……开发的空间呢」「你是我进过最后潜力的女人……就像巨大的矿藏……有着难以想象的开发空间」女人宽厚,柔和又低沉,还夹着丝丝的磁性的女重低音,不断的在男人耳边徘徊,女人爱轻轻又优雅的嬉笑,那笑声中同时包含着绝代风sāo与优雅瑞丽。

在男人内裤里的玉手,不断的在抓弄男人的肉根,内裤迅速的膨胀,女人低沉磁性的轻笑声,渐渐的进入到男人的心田里,融进男人的神经中枢中。

「都给你开发了十年了……大人……难道你不腻吗」「虽然比你年轻的有很多……都是你是最有天分的……也是最让我满意的」「呵呵……大人……你的嘴真甜……不知道……你下面的小东西……是不是……嗯……也一样甜呢」「用过十年的东西……难道你不知道它的感觉了吗」「嗯……大人真会抓人……话里的小尾巴……奴婢可不是那个意思」斜飞的凤眸正面对着男人的正脸,谋里射出慑人的挑逗风情,细长的鼻子上银边的眼镜在反射着阳光,女人的红chún勾起销魂蚀骨的弧度,露出洁白的贝齿,一条滑溜溜细长红舌甩了出来,在自己火热的红chún上缓慢的舔弄。

高傲的玉首轻抬,做出冷眼的风情,夹着瞬息间转变的火热激情,男人的内裤被女人慢慢的脱下。

「噗……噗……它真大……可没有被其他女人……榨干变小了呢……还是那幺健壮」「这可是调教了你十年的宝贝……没有这个东西你能跟我十年」「都十年了……奴婢的身子是越成熟了……不知道这杆老枪……还厉害不厉害呢」温暖的玉掌终于包住男人的肉根,女人的手在轻轻的套弄,无规律的,一会慢慢的套弄,在轻描淡写间,在与男人的调笑间,突然又像变一个人似得,玉手紧抓住肉根快速的套弄,就像风sāo蚀骨的女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