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欲神宫主】(1)(1/2)

好书推荐:

第一章死亡与重生一lún皎洁但半残的月亮挂在xx大学的上空,温柔地照耀着安静的校园。

突然,学校人工湖边传来一阵似有若无的声音。

「雅蠛蝶、雅蠛蝶……刚把蝶、刚把蝶……奇目jī、奇目jī……」一连串的奇怪的动物名称断断续续地从一间房子里传出来。

虽然这些声音让人难以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是这声音温柔、妩媚而诱人,就像小情人在你的耳边对你撒娇、吹气,能够勾起你与她进行肉体之欢的无限渴望。

但是,这间房子却是xx大学男生宿舍啊!一群大老爷们住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妩媚、温柔的声音?难道是人妖?透过这间宿舍的窗子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短袖t恤的男生正在他的电脑前观看什么影片。

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穿裤子,而且身边散落着一地的纸团,手放在他的小弟弟上搓弄着。

结合他的动作,加上先前听到的诱人声音,可以知道,这个小男生原来在做很多男生都做过的事――看日本av.没错,他就是在看av,顺便慰劳一下自己的小弟弟。

他的名字叫做云天枫,是xx大学的大二学生,长着一张大众脸,身高1米68,身材略肥胖,是一个农家子弟。

在xx大学这么一个二流大学,云天枫算得上是一个准学霸。

虽然读书厉害,但是因为他长的不帅、身高也不占优势,最重要的是他出身农家,父母供他上学就几乎倾尽全力了,根本没有余钱去泡妞。

因此,尽管他已经是一个大二学生,却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而他的舍友们,却都是花丛老手了。

今天是圣诞节,虽然都临近期末了,但是与女友们如胶似漆的舍友们都出去开房了,只留下他这么一个孤家寡人。

百无聊赖的云天枫在复习了一下期末考试的内容之后,一看时间都快10点了,宿舍都快关门了,但是舍友们却一个都还没有回来,估计今年的挨炮节(圣诞节,情侣们送完苹果就去开房,因此没有女朋友的云天枫就以此来戏称圣诞节),自己又得一个人过了。

想到自己的舍友们整天就是吃喝玩乐都能遨游花丛,而自己辛苦地努力学习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在看a片和黄书的时候还得靠自己的五姑娘来发泄难耐的性欲。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之后,云天枫打开了自己的电脑,准备看一下av,排遣一下内心的欲望和单身狗对挨炮节的愤懑。

他点开电脑的f盘,选了他最喜欢的波多野结衣的一部作品,在这部作品之中,波多野结衣饰演一个美艳诱人的英语女教师,用她诱人的身体来教授她的学生。

波多野结衣长得酷似林志玲,清纯可人,再穿上白色的教师制服,显得端庄大气,圣洁而不可侵犯。

本来这么一个圣洁而端庄的美人教师,本来是一个对学生循循善诱、授业解惑的但是与其外貌和职业不符的情景却在影片之中发生了。

只见她口里含着她一个学生的小jī巴,暗紫色的小sāo屄里面却在不停地吞吐着一根10厘米左右的学生小jī巴,左右手还各撸动着一根jī巴,其表情还无比的舒服、享受。

而开头听到的声音就是在她的一个学生突然将jī巴chā进她暗红色的pì眼抽chā之后,其吐出jī巴喊出来的。

云天枫一边看一边在脑海里面想着,如果我能有这么一个美艳、诱人的老师就好了。

但是,我可不会像小日本那样变态,这么美艳而诱人的老师,我一定要把她收为禁脔,让她天天用sāo屄吞着我的jī巴给我讲课,用pì眼吞着我的jī巴替我做作业,而自己呢,就像一个地主老爷一样享受堕落的「生活」。

就在这样的妄想之中,云天枫撸了一次又一次,两个小时下来,他身边就扔了一地的纸团。

在他第二十多次射jīng之后,实在是没有jīng力再撸了。

于是,他打算起来收拾一下宿舍,免得舍友们回来看到宿舍里面一地的擦jīng纸,对他冷嘲热讽,唉,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就在他站起来打算去拿笤帚和铲子的时候,突然头一昏,倒了下去。

倒下去本来是没有什么的,但是今天,云天枫很不走运,他刚好倒在了铲子的尖上,额头立刻被划破了一个口子。

云天枫立刻感觉额头上火辣辣的疼,想爬起来,但是根本没有力气了,只能趴在哪里,祈祷有人能来扶他一把。

然而,在挨炮节的夜晚,谁会舍弃女友温柔的胴体,回宿舍和一群男生扯澹呢?于是云天枫只能看着自己的血一点点地流出来,直到他再也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云天枫在死前,并没有一点儿后悔,这样死去也只是比老死多了一点点遗憾。

遗憾什么呢?是没能为父母养老送终而感到无比的伤心和遗憾,同时他也有解脱之感,自己这辈子没有犯过任何过错,倘若活着也只是碌碌无为地活下去,生不五鼎而食,那么活着也只是无聊而已。

自己此生从未作恶,反而还行过不少小善,大善人称不上,好青年还是勉强算一个的,祈祷自己下辈子能够找到一群可爱、美丽的女人,相伴到老,再去体验一下此生未尽的人生乐趣、去指点江山开辟自己的一番天地吧。

就在云天枫的灵魂就要消散的一刹那,一团彷佛流星的光团向着云天枫飞来,在他的意识即将消散的时候,这团光包裹着云天枫的身体。

在光团包裹之中的云天枫,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其意识却一点点的重修凝结,并走出了自己的身体。

他看到自己的身体毫无生气地躺在地上,没来由一阵心酸,自己这个diǎo丝居然到死还是一个处男。

苍天啊,你何其不公,难道自己穷就应该这样凄凉地死去吗?就在云天枫吐槽命运不公的时候,一个温柔而成熟的声音从他的头上传来:「有缘人,你不要伤心。

过去的都是过去式了,我正是被你的愿望召唤而来,是来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望的。

」云天枫循着这个声音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美艳而成熟,妩媚而圣洁的女人飘在空中。

她一头黑而直的长发自由而柔顺地披在肩膀上,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温柔地看着我,一双琼鼻小巧白嫩,一张樱桃小口含着微笑。

她身材高挑,目测应该有1米75左右,身上穿着一身古典的绛色汉服,乳房在没有什么托举力的罗褥包裹之下居然仍然有d杯的规模,腰身纤细,彷佛一阵风吹来就能折断她那柔若细柳的腰肢。

小腹之下,曲线突然夸张地突出,真不敢相信,在这么一个纤细的腰肢之下会有这么一个肥臀。

她的两条腿,大腿丰而不肥,小腿纤而不瘦,高挑秀美。

头上突然漂浮着这么一个美艳、成熟的古典美人,云天枫在其美貌之下,居然忘记了害怕,反而jī巴勃起了,斜指向天空。

云天枫虽然穷,但是他经常锻炼身体,虽然没有把自己练得虎背熊腰,倒是把自己的jī巴练成了18厘米的雄壮大diǎo。

那美人儿看到云天枫的丑态,居然没有生气,反而自顾自地对他说:「有缘人,你这辈子本来是该有85岁的阳寿,但是今天因为耽于发泄肉欲,导致命丧黄泉。

我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由先天之气所化的生命女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