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大结局(上)(1/2)

傅盛言赶到时,苏安没有未发一言,她静静的坐在走廊里,看到他身后赶来的父亲傅远山仅仅望了眼,就收回了目光,再次扭头透过玻璃,看着医生为病床上的傅盛玺盖上了头,那英俊清秀的面容渐渐消失在眼前。

而出现在苏安脑海中的却是傅盛玺那张笑容温和的脸,他在喊着他:“姐,你要幸福。”

这一刻,她仿佛看到傅盛玺牵着那个女人的手,在挥手向她告别。

苏安心口难受,绞痛着。

傅盛玺到死都不知道那个女人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如果他知道,他那样喜欢孩子的男人,又怎么下得去狠手。

在吸毒后,傅盛玺所出现的幻觉是什么?能让他失手掐死自己喜欢的女人,并且在最后才开始懊悔,惊觉的又是什么?

只有他本人才知道,苏安所能做的就是,遵循最后答应的,完成他的夙愿。

傅盛言是通过病房的监控,才知道傅盛玺自杀前给苏安讲了什么。

苏安的沉默,还有对待傅家的冷漠,统统都挂在了脸上,就连傅远山这个爷爷想抱一下桐桐,她都立马带着女儿走开。

傅盛言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强求,要让她自己慢慢的接受现实。

第二天,警方在傅家老宅傅盛玺的卧室里,搜到大量抗抑郁的药,以及,一本日记。

上面记录了傅盛玺从2015年开始吸毒,大学时期因为失眠开始吃安眠药,然后是抗抑郁的药,还有他的心理转变,对傅盛言,傅氏所作出的种种。

可以说,这本日记揭开了傅家光彩之面下的丑陋。

有傅盛玺对傅家的愤怒,还有质问,以及他从不认自己母亲的原因。

看到这里时,傅远山痛哭,因为傅盛玺生前从未提过这些,在他的眼里,儿子谦逊有礼,不抽烟不喝酒,几乎就连应酬都很少在外过夜。

却没想到那么多年,自己儿子竟然承受了那么多痛苦。

如果傅盛玺没有吸毒,如果他能早点把心里的不快发泄出来,如果他能不这样瞒着所有人,如果在医院他能不自杀......

可,哪里来的那么多如果?

……

三天后傅盛玺的葬礼上,苏安穿着一袭黑色连衣裙,眼袋浮肿,一看就是没怎么休息,她笔直的站在侧门,望着照片上傅盛玺的笑容,还有另外一张那个女人没整容的照片。

苏安一直都没有移开目光。

她就那样看着,两眼空洞。

傅盛言就站在她旁边,和她一样,始终保持静默。

直到葬礼结束,慕远山把两个骨灰盒交到苏安的手中,说了声:“谢谢你了孩子。”

苏安想开口,却发现自己这会儿词穷。

撒骨灰那天,天空却飘起了雪,三个小时的车程到达海边,地面早已下白。

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汽车的鸣笛声,有的只是大自然赋予这片海域的美。

傅盛言站在远处,他就那样默默的注视着苏安一人走到海边,距离有些远,看不到她此时的表情。

已经将近一周,苏安都没有跟他说过半句话,就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她选择封闭自己的时候。

只是这次,她会跟其他人畅言,唯独对他……一字未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