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寿(中)(1/2)

白千惠在夏子良身下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即使已经释放了,两人还堆叠在车后座。

“有不被你迷惑的男人吗?”夏子良把这个让他喜欢到肉疼的表妹用力压在身下。

“快被你压到窒息了。”白千惠抬起修长的手指戳着夏子良的肩窝。

“徐浩明那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明白吗?”夏子良正色道。

“我已经很注意了。”白千惠不停地用手指缠绕自己的发梢,“可是难免会有控制不住

的时候。”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淫荡,你个坏东西。”

夏子良说完,用力吻上她已经被咂允成红艳艳的唇。夏子良力道慢慢变大,大到几乎要

把她的软舌吸走,白千惠开始抗议,可是因为力不敌他,推不开像山一样压在身上的男

人。可是,很快白千惠就想到了制止他的方法。

“啊!!贱人!你想杀死我!”夏子良捂着嘴,含混地喊出这句话,鲜红的血从嘴角流

下来。

“我忍受了多少男人臭气熏天的气味,才得到的这一点精华,你竟然--”白千惠柳眉竖

起,气愤地回道。

“谁让你这淫贱的东西每次都忍不住跟人吻?”夏子良伸出流血的舌头把嘴角的血迹舔

舐干净,很快血就止住不再流,“给你点小教训。”

“我知道你要下夏鸿亦下手,不过,要注意点分寸,别再闹出那样的事。”

“只有那样累积才快啊!”

“那样的事情出现两次,你就葬送了在这里生存的机会了。”

“妈妈看得很紧,我几乎都快足不出户了。”

“暑假结束不就可以解放了吗?”

陈美丽一家和陈美娟一家给白千惠外婆过了个简单快乐的生日。外婆年事已高,晚餐之

后只聊了一会儿天就准备睡觉去了,她还嘱咐让夏子良留下,陈美丽姐妹还有许多体己

话要说,也流下来了。这样房间就分配完了,夏鸿亦被安排把白千惠送回家,并借宿她

家。

白千惠端着水自己去阳台喝,眼睛却不停地往楼下瞟。她刚到阳台的时候,就看见一辆

豪车停在楼下,车上的人只把一只夹着烟的手露在车窗外。

“小惠,让姨丈送你回家吧!”陈美丽觉得夏鸿亦在她家反而比较好,白千惠不用害怕

,她从没一个人待在家过夜。

“才九点多。”白千惠撅着小嘴抱怨,眼睛始终盯着那辆车。

“外婆已经睡下来。”

白千惠跟夏鸿亦一起出来。

“姨丈,你的车也停在地上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