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1/2)

好书推荐:

<d id=”ex”>大胜关,陆家庄。建庄者是「东邪」hy师四大弟子之一的陆乘风,原建於太湖边,但被「西毒」欧y峰一把火烧掉之後,就改建於大胜关。一代大侠郭靖及h蓉夫f,非但与现任庄主陆冠英夫qj好,h蓉更是陆乘风的师,两家j往极密,因此每当襄y战况稍缓,郭靖总会带同qnv及徒儿,於庄内小住数天。

夜深人静,但h蓉仍然未寝,她花上数晚时间,把丐帮的帐目整理。丐帮虽是乞丐组成的帮会,但毕竟是天下第一大帮,帮中净衣派更不乏家大业大之辈,所以帐目及组织的管理,还是非常繁重。更何况郭靖、h蓉夫f身系襄y安危,h蓉近年更把大量的丐帮资源用於守城之上,可以说她手上的这盘帐目,与大宋存亡唇齿双依,所以再累,她也要第一时间整理。

把帐本锁好後,h蓉由书房回到了睡房。丈夫郭靖早已入睡,不是他不谅h蓉辛苦,而是h蓉要求的,她深明大义,知道丈夫身系家国安危,极需充足休息,所以勒令丈夫每晚先行休息,否则以郭靖耿直的x子,aiq如命的x格,h蓉工作多久,他也会等下去。

h蓉来到床前,望着丈夫坚毅的睡脸,心中柔情万缕。二人成婚多年,感情深厚,连nv儿也长大了,但能享受过的闲静日子不多,成婚数年更要带大三个大ao孩,又忙於坚守襄y,闰房之乐渐少。h蓉ai怜地轻抚郭靖粗糙的面庞,心中充满怜惜,暗叹j年间,靖哥哥已老了许多。郭靖虽然受惯大漠风霜,又得道家功诀养生,但忧国忧民,面上已现岁月痕迹。反倒是h蓉,相貌得天独厚,又有「九花玉露丸」养颜,容貌之美、身段之佳竟与少nv时代相去不远,说她是一nv之母只怕外人难以相信,有时与郭芙走在一起,旁人不知,还以为是姊双娇,各擅胜长。

难得清静,h蓉也不急於就寝,昂首凝望窗外圆月,心中柔情百转,念滋滋的就是一个男人的身影…「也不知他现在怎样呢?」一想到缠绕心头的那个「他」,h蓉就感到心头狂跳,双颊如火烧,那种炽热,还有向下蔓延之势…正痴想间,房内突然传出数下极有节奏的犬吠声:「汪、汪…汪汪汪、汪…」也不知是从何而来的野狗,吠得古怪,扰人清梦。

吠声虽低,但听在h蓉耳中,却有如春雷乍响般震撼。她霍地站起,第一个反应是冲门而出,但方打开房门,被夜风一吹,神志稍为清醒,又踌躇起来。她俏然的站在门前,yu进还退之间,又传来另一阵犬吠声。

「汪、汪…汪汪汪、汪…」犬吠不住传来,h蓉终难敌声音中c促之意,一咬牙,施展轻功,就往声音的来源寻去。

一开始,她还能控制,刻意的放慢步速,但当又一次犬吠声现,她心头狂跳之下,顾不得身份,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急掠。传自桃花岛的轻功何等迅捷,j乎是数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循声音的引领,来到一座荒废的破庙。明亮的月影之下,破庙之内异常y暗,如一潜伏的恶兽,张开巨口,等待猎物捕食。在h蓉眼中,y沉的破庙更像是无底的深渊,一进入就会深陷其中。虽然一个人也看不到,h蓉敏感的芳心还是感到庙内有人在等待自己,那人正是她这些日子以来系在心头,无刻或忘,每一想到那人的身影,她就感到情思难禁,身不由己。

既来之则安之,h蓉从不是处事犹豫之人,抚平心中荒乱,就踏进黑暗的庙中,勇敢地面对一生中最大的梦魇 庙内无灯火,也无香烛,只有一丝月光从残破的窗外透入,隐约照出遍地残破,还有一男人的影子。h蓉一看到那男子,芳心剧震。虽然一早已知唤她来的是谁,但看到此人时,她仍然难掩激动。

「你…找我来…所为何事…」因为紧张,智比诸葛的「俏h蓉」突然连说话也断续起来。

「你总是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一走就音讯全无,我还以为你已经曝尸荒野了。」口中说得刻薄,但语气中关切之意却是无法掩饰,一腔关怀却如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h蓉既羞且气又怒,泪珠已在眼眶打转,顿足娇叱:「你再不说话我…我就走了。」「过来!」低沉声音自庙中深处响起。

h蓉本就立定主意,绝不再向此人降f,但久违的声音入耳,心神就迷迷糊糊,意识还未转过来,身已经作出反应,含泪纵身投入这人怀中。她娇巧的身被男人一把抱着,玲珑剔透的曲线紧贴於男人x前,鼻中呼吸着熟悉的男人气息。

「你…」男人根本不让h蓉有说话的机会,她才吐出一个字,檀口已被封着,一根又粗又s的舌头强y的塞入,先是挑弄起她的丁香小舌,然然扫遍她口腔内的每一寸。强y中隐藏着高超舌技,让h蓉心神俱醉,本就不高的抵抗力彻底瓦解,也吐出香舌相互纠缠不休。她双手主动的缠在男人粗颈之上,娇小但丰满的胴犹如不安份的长蛇,不断扭动奉迎,那还有半分「天下第一帮」帮主的清冷自若,简直就是久旷的怨f,在向情夫求ai。

良久,二人终於分开,饶是h蓉功力深厚,但过久的深吻加上激动的心情,还是让她娇喘连连,好一会才能喘着开口:「你…你这人…永远也是这麽急se,一来就这样对人家。」最後的「人家」两字既娇且媚,配合沉重的喘x声,在黑暗中散发着异常的诱h。

「你也不是一样吗?还是这麽放l、这麽y荡,真不愧是我的小x奴。」男人的声音无比的猥亵,但对h蓉而言,却是最难挡的诱h。

「不准、不准你用那种字眼形容人家…」口说不愿,但「x奴」二字一入耳,h蓉就感到全身通上下过一道热流,兴奋得抖震起来。「你有抗议的余地吗?嘿…」h蓉还想再说什麽,但小嘴巴又一次的被封着,早已情动的她立即沉醉其中,忘记说话。这次的吻短得多也浅得多,j乎是一接触就分开了,让h蓉恋恋不舍。

她食指轻按朱唇,带点哀求的意味道:「让人家看看你好不好?」请求j乎立即获得反应。男人自怀中取出火摺子打着,燃起身旁的烛台,微弱的烛光映照出h蓉带着红霞的艳容。她痴迷的看着面前烛下的男人,彷佛他就是自己的主宰、信仰。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被广传为「天下第一美人」h蓉深情望着的,竟然是个胖得像颗r球的男子。男子年事已然不轻,一张脸又圆又大,大至一对小眼睛深陷其中犹如两粒蚕豆般,既丑且笨。

「你瘦了。」h蓉伸手轻抚男子的面庞,痛心的道。瘦了也胖成这样,很难想像他最胖的时候是什麽样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