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跌进坑里了(1/2)

艾伯特从来没有见过格兰芬多的学生有如此团结的时候,也许,大家都被斯莱特林学院压制得太久的关系吧!

现在,每个人都在努力的为学院赚取分数,就算赚不到分数,也尽量不让自己成为被扣分的理由。

多数格兰芬多的学生在经过记录学院杯b分的巨大沙漏时,会停下脚步多瞧几眼,就连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学生们都希望看到斯莱特林输掉学院杯。

城堡里的气氛变了,那是风雨yu来的感觉。

斯莱特林学院的传统是不惜代价的取胜,这也是斯莱特林能长期霸占魁地奇奖杯与学院杯的原因。

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的。

最直接的变化就是斯内普的课堂,变得更严肃压抑了,这位魔药教授总会在课堂的时候来回走动,用那严厉的目光b迫心里承受力差的学生犯错,大家都知道斯内普在找扣分的理由。

应对魔药教授找茬的办法就是认真认错,不,他就没办法多扣你的分数。

自从上次格兰芬多获得魁地奇奖杯后,与斯莱特林学院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双方哪天忽然打起来,艾伯特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

不过,为了学院杯,大家还是强忍着不与对方发生冲突,不让斯内普找到任何扣分的机会。

因为一旦打架,格兰芬多学院那点微弱的优势就会被扣光。

“他们曾经对拉文克劳学院这样g过。”学生会主席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如此告诫大家,“如果真有什么不满的,可以留着等我们拿到学院杯后在处理。”

双方的冲突被压制在最低限度,大家私下里都在摩拳擦掌,但为了学院杯还是憋着,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嗅道双方之间的火药味。

不过,随着期末考试临近,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让原本的火药味变淡了。

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很多人都不得不在闷热的天气里埋头学习,在没课的时候甚至都得抢着去图书馆,避免去晚了找不到位置。

不过,自从迈入五月末,艾伯特就很少去图书馆了,他讨厌在大闷热的天气里和大家一起挤图书馆。

闷热天气,艾伯特很怀念冰糕、冷饮与空调。

“你不用复习吗?”海格与他打招呼。

“我这里有考试秘笈。”艾伯特晃了晃自己的笔记,这本笔记里记录着课堂上教授们讲过的重点。他会看一下,然后回忆相关内容,还真多亏自己超常的记忆力呢。

反正,艾伯特完全不担心考试的问题。

“考试秘笈?”

“海格,你知道有什么魔法可以制冰,或者制冷吗?”艾伯特把笔记本塞回口袋后,向海格询问降温的魔法。

“不知道,你打算做什么呢?”海格摇了摇头,上次那件事后,双方的关系又恢复正常了,双方都很默契没再提起那些事。

“当然是给自己弄点冷饮喝,这个鬼天气太热了。”艾伯特理所当然地说。

“冷饮?走,去我哪儿,请你喝冰镇的h油啤酒,算是提前庆自格兰芬多赢得学院杯了。”海格大手往脑袋一拍,邀请艾伯特去他那里喝h油啤酒。

海格所谓冰镇的h油啤酒,与艾伯特猜测的相差无几。

海格把一个存放h油啤酒的橡木酒桶扔进井里,拿起来喝的时候,居然感觉还不错,虽说不算是很冰,但在炎热的夏天无疑是一种享受。

看到自己菜园里的大蒜后,海格忽然问道,“我记得你们好像在种大蒜。”

“长势不错,快可以收获了。”

艾伯特想起这事就觉得有点好笑,当初说要做什么大蒜十字架,结果呢?

时间一久,宿舍里的那群人便把这事情给忘了。

艾伯特并不感到意外,小孩子的耐心从来都是很有限的,他们还能记得给大蒜浇水就已经不错了。

“对了,海格,你能不能帮我弄点酒jing?”

“你要酒jing做什么?”海格不解地问道。

“提纯大蒜素。”

“那是什么?”海格听完更迷糊了。

“没什么,就是用来提取大蒜的……大蒜素,你知道的,我们准备做一个大蒜口味的护身符,所以……”艾伯特简单向海格描述一下当初种大蒜的理由,“恩,情况就是这样,还需要一些蜂蜡。”

“你知道的,x1血鬼讨厌大蒜,很多黑魔法生物也讨厌大蒜味,所以我们打算使用护法树加大蒜制造一个带有大蒜口味的护身符,看能不能对黑暗生物起到明显的驱逐效果。”

海格听完后目瞪口呆,大蒜口味的护身符,真亏你们想的出来呢。

“这个……如果你想要酒jing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问问,如果对角巷没有,可以到翻倒巷碰碰运气。”

“翻倒巷?”艾伯特试探x问道。

“翻倒巷与对角巷相邻,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哪里有很多的黑魔法商店……”海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脸认真地看着艾伯特,提醒道:“不许去翻倒巷!”

“行了,海格,其实我早在来霍格沃茨之前,就知道翻倒巷的存在了。”艾伯特说道:“酒jing的问题就麻烦你了。”

说着,艾伯特准备给海格几个加隆,后者没有拿。

艾伯特见海格不要便也不勉强了,海格应该也不缺钱,虽说房子里看起来有点破烂,但禁林里确实有很多值钱的东西。

只能说,海格已经习惯现在的生活了。

……

从海格那里离开后,艾伯特也没打算回城堡,而是慢悠悠地顺坡而下,来到湖边,坐在一颗树下吹风。

不远处,一只大鱿鱼躺在温暖的浅水里晒太yan。

“这才是人过的夏天啊。”艾伯特感受着湖面上吹来的凉风,不由感慨了一句,“可惜,少了张舒适的吊床。”

不知过了多久,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一道人影倒映在他的脸上。

艾伯特睁开带着困意的眼睛,眨了眨眼,望着身t前倾正盯着自己的nv孩。

“有事?”他问道。

“你倒是挺悠闲的。”卡特里娜看着躺在树荫下睡觉的艾伯特,挖苦道,“是不是该说,真不愧是天才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