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君如我(三)(1/2)

好书推荐:

爱君如我(三)我的生活中即将出现一个非常有趣的人物,就是徐浩然。

在他和丫头的生活有交集之前,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很渣的学生:母亲是卖菜的,每天要蹬着三lún,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进货,家还有一个瘫子弟弟。

在他学生时代,惫懒蛮狠,打架斗殴,没有一个人敢招惹他。

我上大一那年,暑假回来,他邀请与我和丫头一起吃饭喝酒,喝高了,出了门居然偷了人家停在路边的一辆摩托车开走了,结果还撞了车,被公安局抓进去,我帮他交了2万的保金,又通过我父亲走了关系,求得原告谅解,才没被判刑。

后来听说他找到一份汽修厂的散工,后来又到一家德系车4s店作钣金,和低我们两届的一个胖姑娘谈起对象,她人很好,对他弟弟也很照顾,他受了感动,发狠心转了性,起五更睡半夜辛苦挣钱,白手起家,从开路边店到后来在全省13个城市,都有他的钣金喷漆店,还做汽车保养,汽车贴膜,汽车装潢。

前不久见到他,和外省一家很大的修汽厂做o2o电商,还咨询过我和丫头,再后来专程过来见我们,说他成功了,天使和alún融资成功,身家何止千万。

再次相聚,已经是八年之后的事了,我和丫头还取笑他一会要不要再偷一辆摩托车。

吃完饭,送他到饭店房间,丫头扭扭捏捏,动了春心,他却很尴尬地低下头:「我不想对不起她,没有我老婆,就没有我今天。

」人生啊。

和他分别后,我和丫头一路沉默。

在车上,丫头又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多年前妳第一个征服了我的肉体,今天妳征服了我的心。

看后即删!」我面对这条信息,内心泛起醋味,也有些无地自容。

丫头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伤心了?妳是我的灵魂伴侣,老公。

妳的地位超过我的所有情人!」「也低于妳的所有情人。

」丫头莞尔:「当然了!不过我喜欢!一周不虐妳一次,心就不太舒服,好像大姨妈一直不来的那种感觉呀!」顿了一顿,她又扯扯我的衣领:「我今天好想让他彻底占有一次!我都三个星期没有爱爱了,……小贱奴,女主人要交给妳一个任务,……」我抓狂:「妳这个难度有点大啊!要不,咱们去郭哥那儿?」「不要他,我就想给他!」「那……好吧!」我把车调转过来,开向浩然住的饭店,想着怎地把爱妻奉献给他。

丫头的第一次再次浮上脑海,那段难忘的青葱岁月,像无边的黑暗一样袭向我。

丫头的处女给谁,是我一开始就面对的一个考验。

丫头在父亲去世,守灵的当晚,实在熬不过了,就和我合衣而眠,无巧不成书,母亲次日5点多去她家,就发现此事,而后我不得不一再解释,啥也没发生,才让母亲止住对丫头恶毒的诅咒:啥克父克母啊,一脸贱样啊,悲伤之极的母亲,说出话来难听之极,一点修养也没有。

我们的恋情是在母亲眼皮子底下成长起来的,映证了灯下黑的那句话,母亲始终把我当成长不大的孩子,她自己在少年时期也很娇纵,所以丫头有些出格的行为,在她眼,只是少女证明自己魅力的一些小手段。

守灵那天之后,母亲却以为我们已经越过那道界线了,高三整整一年我们都睡在一起,母亲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或许她觉得三叔睡了她那多年,丫头给我们家当儿媳,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偿还。

七年之后,母亲才接过丫头的茶,潸然泪下:真是时光如梭,自己也当上婆婆了?她哪知道,我们虽然天天睡在一起,也会有深度的爱抚,但我真是直到结婚那天,才算得到丫头的肉体。

更想不到,儿子不仅耳儒目染,把老爸的王八习性继承得十足,还百尺竿头更上一步:要把心爱女友的处女献给其他男人。

我和丫头第一次裸裎相对的那个夜晚,我们之间的对话,是任何小说家都想象不到的:「非要和我一个被窝吗?!」丫头的脸上一片醉人的春意。

「我想看看妳。

」「只可以看,不可以动手!」「那孙平为啥可以动手…….」丫头拉住被子遮住一半的脸,样子说不出的迷人:「妳只可以在结婚那天才能得到我。

好不好?」我激动之极,拉开被子就钻进去,搂住了丫头动人的躯体:「那别人呢?」丫头的xiōng部发育很好,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可以感受到令人血脉贲张的那种丰挺。

「妳说呢?反正孙平已经摸了……嘿嘿,醋死妳!」我的下面已经硬硬地顶起来了,丫头也感受到了,小手怯怯地碰碰我的下部:「妳不想像妳爸爸那样吗?」「想……」「妳知道吗,我们班,据我所知,至少有十多个女生不是处女了,爱华,妳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摇摇头。

丫头搂住我开始亲吻。

我的手慢慢地滑向她的腰间。

「妳能不能接受,我的第一次给别的男人……」丫头不敢看我,闭着眼睛说。

我没敢接这句话,内心何止是犹豫,简直是翻江倒海。

丫头睁开眼睛,两个人的鼻子几乎顶在一起,对视成为很困难的事。

「这样迷人的肉体,妳只能隔着衣服摸,」丫头一面引导着我的手,「别的男人,不止可以把我脱光了,随便玩,还会肆意地蹂躏我…….」丫头说着说着,跟我一样激动起来:「妳喜欢吗?」我头往后仰,看到了丫头眼睛的两团火苗:「丫头,我可以叫妳老婆吗?我们两个人的时候。

」丫头重重地点点头,又吻上我,许久许久后才说:「妳是我最爱的老公!我非常非常爱妳,小时候把妳当弟弟,喜欢上妳的时候,我才13岁,有一次,我做了一个很怪的梦,是梦中梦,梦到妳躺在我身边,激动地醒了,一看身边是空的,就很失望,就想:原来只是一个梦啊。

但妳端着早餐出现了!走到我边上,我就笑了,当时印象特别深,白色的床单,窗帘上透过阳光,那阳光像月光一样清柔,一点都不刺眼。

妳说,来,老婆,早点做好了!然后,我就笑醒了。

才知道是梦中梦。

一看时间,五点不到,就睡不着了,当时就想妳,想妳这个人,心想,啊呀,我将来可能会嫁给妳!」我看着丫头,心中爱极。

少年伴侣,能这样心意相通、爱慕至深,才是关系的重点。

另类的情趣,我们自得其乐,管别人啥看法呢!「我就想,我早晚都是妳的人,然后妳妈和我爸那样,妳爸知道还很享受,初三上学期,刚期中考试,有一天,我爸和妳妈在屋子,嘻嘻,那个,妳还记得吗?妳趴在门边听他们声音,我一看见妳这样,就马上退出去了。

妳没发现。

」我的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

感觉烧得了脖子梗!丫头看到我窘成这样,还很惊讶:「啊呀,妳还不好意思啊!妳不知道妳当时把我吓成啥样子!我还以为妳是恋母呢!」「我恋母?!怎可能……」我觉得受到奇耻大辱!丫头的手温柔地捂住了我的嘴,眼光含着一种从未见过的深情,揉和着怜爱,让我如痴如醉:「后来我看过一本书上,有一句话让我想了很长时间:人性有多复杂,性爱就有多复杂。

然后我试探过妳,感觉妳和妳爸有同样的嗜好,所以我就尝试着说服自己。

」丫头说到这,突然没有继续,被窝将我的手引向她的两腿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